投资者登录
分裂何以至此?
来源: | 作者:高熵资本 | 发布时间: 2020-11-19 | 110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分裂再次极致地出现,信用与经济、利率、汇率产生激烈的分歧。

经济数据良好偏强,利率随之向上突破创出新高,人民币汇率表现强劲,三者逻辑相洽,都在讲述中国社会和经济率先走出疫情的阴霾。且良好高效的社会管控能力,映证了制造业供应链宝贵的可靠性,已经并会更多享受由此带来的红利。

股市的声音要复杂些,整体持平震荡,指数间及指数内部则是波涛分化。涨幅过高、严重脱离基本面的股票在渐次调整,而一度倍受冷落的低估值(周期股)股票则开始登台。我们在今年6月下旬谈过股市的分裂,原话大致如此:“股市也是非常的分裂,一边是消费医疗TMT,股价估值是上天的,另一边是制造业和周期性行业,这些传统行业不管是绝对股价还是估值都很低”。现在所展示正是均值回归的力量。同时,周期股的走强,也可以说在表达对经济前景的信心。

而谈到信用债市场,画风立变,从阳光灿烂切换到阴云密布。笼罩信用债市场的情绪,几乎堪比2018年三季度,那是中国一轮堪称猛烈去杠杆阶段的尾声。这样的情绪(价格大跌、买卖力量失衡)所隐含的预期,与前面其他大类资产展示的观点,产生了极致的分裂。

如此对立的观点,其中必然有一方错了。

信用债市场的崩盘,起点是多起国企违约事件接踵而至,有些尚属意料之中,有些则是意料之外,更为糟糕的是,还夹杂着逃废债的问题。国企逃废债虽然在青海已经发生过,但在去年底高法及债券市场相关部委联合开会,出具了一份《全国法院审理债券纠纷案件座谈会纪要》,让大家看到了政府对维护债券市场秩序的重视和决心。但再度出现的华晨汽车、永城煤电涉嫌逃废债事件,给了债市信心一记重锤。

影响在不断发酵,并形成信心动摇与流动性抽紧的负反馈。

违约债券价格下跌(一步到位式跌落山崖),导致基金净值显著回撤,甚至本金受损。要知道此前山东一些非上市民企普通债权清偿率尚有10%多(存在对其抽逃资产、虚增负债的质疑),而这次堂堂地方AAA国企债券的价格被打到个位数(不到面值的10%),隐含预期之糟糕可见一斑。

同时这次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,各个媒体及自媒体都纷纷报道,不少之前对债市毫无认知,为了博取眼球也要说上一嘴。如果有个债市关注度指数,我想肯定是创了新高的。

基金亏钱、社会关注这两种效应叠加,势必放大负面情绪,令债券基金遭遇不小的赎回压力,形成流动性骤然抽紧,无论看不看好都得卖。到最为极端之际,就一个卖字,无论价格。

市场慌神时,最缺的是理性思考。让我们离开市场平静些,看看目前宏观条件与2018年三季度的比较:



从经济走势、政策态度、货币条件及资产价格各方面来看,目前整体市场信用风险按说应该明显小于2018年三季度。

如果不是基本面的问题,而是对债市作恶风险的担心,那么局部的问题不宜推演到全局,短期的问题不宜理解为长期。

首先,大环境不支持。习大大刚刚召开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工作会议,难道债券市场可以成为不遵循法制的例外之地?不可能。

其次,如此之高的社会关注度,一方面打压了信用债券价格,另一面则在发挥推动问题有效解决的作用。咱这儿就怕关注度高,能够持续霸屏,还怕不受重视?不可能。

再者,目前非常强调上市公司监督管理,尤其是打击财务造假、侵占及违规担保,最近的措辞越来越重,摘几个让大家感受下:

用足法律规定
做好“行刑”衔接
形成立体追责体系
大幅提高相关责任主体的违法违规成本

最后,一锅汤在为老鼠屎背锅,债市近期严重丧失融资功能,大量守法合规的企业受到连累,惩恶扬善的势能应该在增长。

在诸多种类的机会中,流动性带来的错杀,是最为实惠和难得的。